首页 - 文联工作
“发时代之声·铸民族之魂—— 潘鹤艺术研讨会”成功举办
2019-01-11 11:06:33

12月28日下午,由省文化和旅游厅、省文联、广州美术学院主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省美术家协会、广州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岭南画派纪念馆、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广州美术学院潘鹤艺术馆承办的“‘发时代之声•铸民族之魂’——潘鹤艺术研讨会”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行。

 

首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潘鹤先生,省文联巡视员丘克军,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杨树,广州美术学院党委书记谢昌晶、副书记黄启明,校长李劲堃、副校长范勃,原广州美术学院院长黎明,省美协专职副主席王永,省评协专职副主席梁少锋,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广州美术学院近现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梁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殷双喜,旅美艺术家吴信坤,中山大学教授冯原等省内外美术家、评论家以及广州美术学院师生50余人出席了研讨会。会上还举行了潘鹤传记和作品集的首发式。

 

潘鹤曾被国务院授予“国家级首批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是国家“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2003年获得文化部授予的“造型艺术终生成就奖”,2009年获得由中宣部批准设立,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主办的国家级美术最高奖“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2010年获得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文联、省作协评选的首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

 

潘鹤致力于雕塑艺术创作近70年,从事美术教育40余年,创作的100多座大型户外雕塑,分布在国内外68个城市,60多件中型雕塑也被国家级美术馆及博物馆收藏,屡获国家级最高奖项。作为与共和国共同成长起来的雕塑家,他创作的雕塑始终围绕国家与时代主旋律,在艺术形式上往往能别出新意,善于寻找形式与主题之间“完美的结合点”,代表了岭南风格雕塑的典型特征。这些划时代的雕塑艺术经典力作,书写了近现代以来中华民族求索奋进的历史、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是时代发展的重要见证。同时,潘鹤先生作为雕塑艺术教育的名师大家,为广东文化与教育事业的繁荣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与会者一致认为,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以潘鹤先生雕塑艺术中所蕴含的民族之魂、时代之声为激励,积极响应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的号角,以极大的工作热情奋力谱写广东文艺事业发展的新篇章。

 

研讨会上,梁江、殷双喜、谢昌晶、李劲堃、黎明、吴信坤等10余位雕塑家、理论家、艺术评论家围绕潘鹤艺术风格特点、教育教学理念、学术意义及价值展开深入探讨与学术对话。

 

殷双喜:潘鹤的雕塑作品以艺术家的个体视角,感受时代大国的灵魂,记录民族历史,体现家国情怀。他具有深厚的文学修养,能抓住对表现对象瞬间的感受,用雕塑艺术将瞬间凝固为永恒。同时,他具有敏锐的时代触觉,不仅与时俱进,并且走在时代的前列,他的代表作《开荒牛》不仅象征深圳的精神,更代表中国改革开放的精神。回顾潘鹤先生的艺术人生,个人磨难经历与整个国家民族的多舛命运交织,但他的作品仍然充满了温暖的人情,表现出人性的美好,传递出积极乐观的正能量。一个民族、单位、家庭或个人,失去回忆就失去意义,像潘鹤先生这样优秀的艺术家,通过作品留给我们关于历史发展、民族成长的共同记忆,我们将会通过艺术作品连接起与民族和国家精神上的血脉联系,雕塑的意义价值就在于此。

 

  梁江:潘鹤的成长背景与岭南画派有密切关联,他将勇于担当社会使命,传统的民间艺术转化为现代雕塑。潘鹤是“岭南雕塑”的中流砥柱,他的城市雕塑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符号。学术界对“岭南雕塑”的研究亟需启动,同时为广美培养一批雕塑研究的理论人才。

李劲堃:潘鹤是广州美术学院最值得研究的雕塑家,院方今后将围绕潘鹤的艺术创作历程,以及他为新中国美术教育所做的贡献进行深入研究。

 

黎明:潘鹤老师无疑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一位雕塑大家,梳理他的作品脉络,没有一件是“炒冷饭”、“秀自己的肌肉”,而是真实地表达内心的感受,对时代的感受,他用自己的记忆、认知、良知拥抱时代,也拥抱自己的理想。

 

吴信坤:潘鹤老师很少讲基本功,但我却从他那学到了比专业技能更重要的东西,潘老师讲课很有哲理性,比如他说“无疵不真”,做创作不一定要做得完美,它的缺点也就是它的个性。潘鹤老师的雕塑创作可以把握整个历史、社会发展的脉络,并且注入真挚的情感,有温度、有血脉、有呼吸。

 

冯原:研究像潘鹤先生这样老前辈艺术家的成就,他们的文化背景几乎是一致的,即:二十世纪的中国最重要的任务是如何学习西方,或者怎样把西方现代文化转变成本民族的文化,这是历史的大使命。在潘鹤先生所处的时代和文化语境中探讨他的作品风格和特点,主要从两方面考虑,一是个人的文化自觉,二是艺术家个人的天赋。潘鹤没有留学背景,是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天赋,掌握西方现代雕塑,同时也看到他的一系列雕塑都代表着或者塑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历史发展的关键节点,跟整个时代脉搏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潘鹤先生的经历告诉我们:个人对时代的领悟,实际上可以掌握文化发展的方向。

 

吴雅琳:潘鹤老师的艺术观念、教学理念具有很强的哲理性和思辨性,表达上形象生动,令人深思。在强调标准、规范、严谨的学院派体系里,潘老师敢于用“破坏”的、独特的雕塑语言和造型手法,看似是“不科学”的,但他的雕塑却生动鲜活,极具感染力。潘老师在雕塑创作中对空间、物象看似随心所欲的表现和强调“感受先行”、“精神性表达”,与中国传统雕塑的审美追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虽然他的创作体系、基本形态是西方的,但他的内在更符合东方艺术的审美理念,是借西方的形态体现东方的精神,为时代发声。潘鹤在他践行中的写实、理想的造型基础上,塑造和表现的"不守规矩"和"破坏",正是如同开拓了一个新纪元的罗丹的价值一样,而这一价值,远不止于以同一价值观去审视具体作品的好坏与多寡,而是起到一个对新时期有着自主意识的转型进入的行动和榜样的作用,因此,他更应该算是中国现代雕塑的第一人!

 

  胡斌:关于对潘鹤先生的研究,我想提出可能研究的两个点:一是潘鹤先生个人成长、艺术发展贯穿了诸多历史时代,具有丰富的人生经历,他的交友圈或许可以成为一个研究方向。他跟岭南画派、国画研究会甚至是跟油画的关系,他在东南亚和南洋的关系背景,都可展开深入研究。二是地方性因素怎样转为整个民族的历史叙事,也可以是一个研究的方面。如潘先生的《艰苦岁月》就是地方性叙事被历史选择为一个主流叙事的典型案列,《睬你都傻》这件作品塑造的是鲁迅,但用粤语的表达方式命名,作品的题目把广东粤语区的特点表现出来,体现了主动性的地方因素与主流叙事的关系,又如象征改革开放精神的《开荒牛》带有鲜明的地方因素,同时参与到国家的主流话语当中。

省文联巡视员丘克军同志主持研讨会

潘鹤传记、作品集首发式

研讨会现场

与会嘉宾合影

 

(图/文:省评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