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设置栏目标题
文艺工作者要做人民的孺子牛
2015-01-28 17:17:14

美术界/潘  鹤

 

我今年90岁了,做雕塑做了70多年。我坚持从艺感情要真、要善,这样美才能持久。艺术工作者要反映现当代所见所闻,要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少部分有钱人。

 

1949年,广州解放前夕,我从香港回到广州投身革命,后来又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到工厂、到邮电局参加土地改革和民主改革运动,以及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到1961年,国家经济非常困难,广州市每天只准杀一头猪,天天排队都找不到柴、米、油、盐。那时香港的亲戚想救济我,我还回了一首诗:“艺海生涯二十秋,投奔革命甘为牛。国穷岂能消壮志,易俗移风方罢休。”没想到在“文革”中一下被打成了牛鬼蛇神,经过了大大小小36次批斗运动。有一张三万多字的大字报,组织了一百多人签字,到了平反时才知道是唯一一个没有签字的同辈老师暗中发动、暗中编写的。我的同辈人一碰到钉子,自杀了,漏气了,心灰意冷了,对事业没兴趣了。但我属牛,天生一股“牛脾气”,不服输,别人要把我打倒,我就偏不能让他得逞。“文革”结束后,我刚刚从牛栏出来,广州美术学院要求我为学校广场贡献一座雕塑铜像。我求之不得,一口答应,立即树了一个鲁迅头像,题目叫《睬你都傻》——把“横眉冷对”改成“睬你都傻”(粤语“理你是傻瓜”的意思)。正好借鲁迅表达我对“文革”的态度——把头抬高,把眼睛放低,不屑一顾,“睬你都傻!”那些人完全不是为了国家、民族、艺术,而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明争暗斗。

 

做《开荒牛》也是有段故事。一开始不是做“开荒牛”,深圳市领导叫我做大鹏,放在市政府大院里。我去看了地方,发现不妥。当时深圳的高楼只有三四层,但未来必然会发展成三四十层,大鹏到时就像被“困在笼里”,飞不起来。过后,又有人建议搞两座狮子放在门口。我说不行,市政府不能成封建衙门,不应该有官架子,应该欢迎老百姓入门,而不是拒之门外。两年后,梁湘又约我来,闲聊中,发现大家刚参加革命的时候都立志“俯首甘当孺子牛”。现在,国家形势好转,但经过“文革”的破坏,大地一片荒芜,需要开荒建设,咱们这代人注定要“当牛当马”,为下一代开拓明天,那就不如做开荒牛。方案出来后,有赞成,也有反对,反对的意见主要是:为什么要做低头的“牛”而不做飞起来的“鹏”?幸好梁湘力挺我,最后才有了今天的《开荒牛》。开荒牛后面的树根不单是树根,还是落后的意识,官僚意识、小农意识,当初孙中山推翻了封建社会,砍掉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大树,共产党要把封建的树根拔掉,不拔的话社会就难以前进,不摒弃保守观念,思想就无法解放。这头牛有一只前脚是跪着的,说的是我们这一代人要为党、为国家、为人民鞠躬尽瘁。

  

  我这辈子做过很多“牛”,孺子牛、开荒牛,还做过“牛鬼蛇神”。无论怎样,文艺工作者都应该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做人民的孺子牛。
 


 

作者:潘鹤,1925年11月出生,著名雕塑家、美术教育家。创作大型户外雕塑一百多座,分布于国内68个城市的广场,数十座室内雕塑为国家级美术馆、博物馆永久陈列。铜雕《开荒牛》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金质奖;1956年创作的雕塑《艰苦岁月》五十年来一直收编入中小学课本内。1988年被国务院授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及被全国总工会授予“国家级五一劳动奖章”;2009年获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联合颁发“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2010年获由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文联、省作协联合颁发的“广东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他首次将城市雕塑创作引入高等艺术教育领域,是雕塑艺术教育改革的先行者。

 

  整理:黄栩诗 广东省文联